用他人副歌做歌名骗流量音乐届的狗皮膏药神算

2019-11-02

  “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经日暮不赏,穿越人海,只为与你相拥。”

  刷抖音时,娱sir听着这个BGM的声线与易烊千玺有些相似,好奇难道四字弟弟发了新歌?于是就打开了音乐App,按照惯例使用检索关键歌词,找出歌曲。

  检索结果有5个,番位第一的是歌名为“此时已莺飞草长”,出自网易音乐人:初相见。由于娱sir对网络歌曲演唱者没有那么熟悉,但按照惯性还是点开了平台检索结果的第一首。

  这首歌,歌曲是纯音乐,但与娱sir听到的正版《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毫无关系,就只是采用了副歌流传度最高的歌词作为歌名。

  再点开歌手介绍,清一色的熟悉歌名“想把自己放进冰箱”“是心动啊”“赤道的边境万里无云”等等。这些自带语音功能的歌名,均来自抖音热门歌曲的副歌歌词。

  原版高挂各大音乐平台飙升榜、新歌榜、热歌榜,听众通过关键词检索,却被歌名迷惑,为“盗版”买单,最后投诉无门,只能在评论里,打个问号?骂几句恶心?

  网易云音乐显示,这个用户名为初相见的音乐人,目前共计出了63张专辑,49首歌曲是2019年6月之后上线的,其中《阴天傍晚车窗外》属于付费收听歌曲,2元/张,目前销量271张,创作于2019年8月1日,于2019年8月15日上线。

  换句话说,这首使用了孙燕姿《遇见》歌词为歌名的曲子,初相见社团成员(这居然还是个社团)夏欧用了14天创作并制作完成上线。

  如果是《遇见》是陈年老歌不能说明问题,那么与易烊千玺《陷落美好》同名或许就是赤裸裸的碰瓷了。

  易烊千玺的《陷落美好》于2019年8月2日发行上线。在网易云音乐检索到的《陷落美好》是来自初相见的同名歌曲,上线时间在易烊千玺三天之后。请注意,易烊千玺版,网易云音乐没有版权。

  而除了“碰瓷”热门歌曲,这些音乐人还擅长蹭影视剧IP,例如《小欢喜》《时间都知道》《他人即地狱》(同名韩剧)《山月不知心底事》等等。

  其他那些熟悉的同名歌曲情况基本与这首想同,如《他人即地狱》发行时间为8月12日,同名韩剧在8月31日上线,任时完与李栋旭最早在7月份发消息确认出演《他人即地狱》。

  酷狗音乐认证为音乐人的“九姨”甚至直接使用了《太阳的后裔》主题曲的背景音乐,加简单的处理,就可以命名为《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成为一首全新的单曲,评论区来找正版歌曲的用户一片疑问。

  而相比初相见、九姨等毫不费力的纯音乐碰瓷,酷狗用户名为“不跑调”音乐人,碰瓷碰的就更加完整一些。

  同样的歌名骚操作“我承认我自卑我真的很怕黑”“如不是你突然闯进我生活”等等。但是他填词了,有模有样的像是一首歌曲。

  比如,他同样蹭了《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的热度,只不过,他采用的是同名的策略,酷狗音乐显示歌曲上传时间为2019年10月31日。

  根据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位“不跑调”是墨枫文化旗下的音乐团队。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于去年4月成立,酷狗音乐显示该公司旗下音乐人共计81位,但娱sir翻遍了这81位音乐人的信息,都未能找到与不跑调对应的人。

  比起这些材料不全的公司,歌手信息不明的碰瓷,同名这个操作,宋孟君玩的顺手多了。重复一遍这位音乐鬼裁的名字,宋孟君,从百度百科提供的信息来看,09年出道。

  10年间这位在QQ音乐被认证为腾讯音乐人的宋孟君,出了102张专辑。他对华语乐坛的影响,恐怕周杰伦都得往后挪一挪,毕竟出道20年的周杰伦,也不过出了24张专辑。

  在那些“掀起互联网C2B音乐新浪潮”的报道里,将这位多次深陷涉嫌抄袭的“音乐人”称为年“90后神曲偶像第一人”,夸赞他创造了一条独特的音乐制作流水线。

  宋孟君发现《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关键词检索量高于电影主题曲《有一种悲伤》,于是他的团队就花了一天的时间,创作了一首《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然后“这首歌一问世,就在各大社交平台传播开来,似乎所有人都把它当作了电影同名主题曲。”

  魔鬼逻辑,无懈可击。这样是不是就更好理解上文所提到的九姨、不跑调、初相见等所谓音乐人的操作了。

  靠着所谓流水线做大做强的宋孟君,将这种模式称为互联网音乐C2B,也就是为市场需求提供音乐服务。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蹭热搜关键词来获取流量,与上面那些来历不详的所谓音乐人的操作是一模一样的,《王者荣耀》《王者峡谷》也是这个套路。

  是那部叫《道士出山》的网大、是《汽车人总动员》和《汽车总动员》、是《我不是潘金莲》之后的各种9个“潘金莲”以及周星驰的《美人鱼》前后的超7类“美人鱼”等等。

  彼时,网大的这类操作被称为“寄生虫”,紧跟着的关键词是“低俗”“low”以及“粗制滥造”。

  而如今这些网络歌曲的生产流水线上,所谓捕捉热点,也不过是套着类似的壳,与正版前后脚,用正版的影子谋利。

  配上总是好巧不巧像某首歌曲的调调,这种套路化的歌曲,的确是可以批量生产,可是一旦“创作”被批量化生产,音乐行业还有什么未来呢?作为创作者,无法惊为天人,那是天赋所限,有遗憾,不丢人。

  但如果不能为这个行业锦上添花,冠着“音乐人”的头衔,是不是应该守住某些底线。

  《天下无贼》里葛优扮演的梨叔,对着来打劫却结结巴巴的范伟说: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无论是宋孟君还是那些在音乐平台上奇奇怪怪昵称的所谓音乐人,他们的蹭关键词法之所以管用,本质上跟平台的推荐机制以及监管有很大的关系。

  过去这些年,无论是腾讯系还是网易云音乐,都推出了不少让人眼花缭乱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原力计划、石头计划、云梯计划等等,本质出发点都是扶持独立创作人,一定程度上缓解版权压力。

  据业内人士介绍,各类音乐平台的各类榜单,一般都是根据热度、搜索量、试听、下载量以及分享量来评价的。使用热门检索关键词就成为了这些投机者骗取流量与播放量最为简单直接的方式之一。神算子码料

  以豆瓣音乐的“金羊毛计划”为例,算是国内第一个以直接、透明的方式为音乐人的作品在线播放付费的项目,根据广告收入和运营现状,支付标准为:每千次播放1元。

  按照这个标准,2018年,在酷狗音乐宋孟君的个人歌曲播放量就达到了9.2亿。所有作品下载量达到了808万次。换句话,宋孟君拿来主义的流量,是一笔巨大的买卖。

  业内人士透露,像这样几个小时做出来的歌曲,成本基本在1000~3000元/首,而批量生产加上版权,轻松就能回本。

  “行业非常鄙视这样的行为,他不仅在败坏整个音乐行业的风气,还有损正版以及认真创作的音乐人的利益,甚至,容易滋生行业腐败。”

  在所谓的工业流水生产线上,奖励创作如果变成了奖励快速涉嫌抄袭和花式蹭热度,除了谴责冒牌者,检索关键词推送的却是冒牌货这样的情况,平台亦有不可推卸的监察责任。

  虽然平台本身对于蹭名字的歌曲有一定的监管,“例如《说好不哭》基于版权上的保护上,平台是不支持甚至不会推这样的歌曲”,但行业人士也告诉娱sir“使用副歌歌词的话,属于三不管范围,法律上不存在侵权、行业方面无法监管、道德上谴责没用”。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